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研究 > 民族民俗文化 >

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凉州会谈”

发布时间:2020-05-18      点击率:

    2019年8月,“凉州会谈”被编入普通高中教科书2019年秋高一历史(必修)课本(上册),这对于广泛宣传“凉州会谈”重大历史事件,让学生全面了解“凉州会谈”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具有重要作用。

  那么,“凉州会谈”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其经过又是如何?现在,就让我们把目光投向770多年前那风云四起的时代,再回味一下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凉州会谈”,领略一下它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留下的永远不该被人忘记的辉煌与荣光。

  

  

  1992年9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白皮书。在“西藏的主权归属”一节中写道:“十三世纪初,蒙古族领袖成吉思汗在中国北部建立蒙古汗国。1247年,西藏宗教界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同蒙古皇子阔端在凉州(今中国甘肃武威)议定了西藏归顺的条件,其中包括呈献图册,交纳贡物,接受派官设治。1629年成书的《萨迦世系史》记载着当时萨迦班智达写给西藏各地僧俗首领的信中关于必须归顺和接受所规定的地方行政制度的内容。1271年,蒙古汗政权定国号为元,并于1279年统一了全中国,创建了继汉、唐王朝之后中国版图内各地区、各民族大统一的中央政权,西藏成为中国元朝中央政府直接治理下的一个行政区域。”

  白皮书中“西藏宗教界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同蒙古皇子阔端在凉州议定了西藏归顺的条件”指的就是1247年“凉州会谈”。而“凉州会谈”的见证地,就是武威白塔寺。

  武威白塔寺,其前身名叫东部幻化寺,藏语称作“谢尔智白代”。又因寺内有大小宝塔百余座,人们又称其为“百塔寺”。770多年前的1247年,蒙古皇子阔端与吐蕃地方政教首领萨迦班智达在凉州举行会谈,共同议定吐蕃各地归附蒙古。

  

  二

  

  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了北方草原各部,建立了蒙古汗国。此后数十年间,成吉思汗及其后继者不断扩展蒙古汗国的统治势力。公元1227年灭西夏,当时凉州为西夏陪都,亦被蒙古大军占领。公元1229年,成吉思汗的第三子窝阔台即汗位,把原属西夏和甘青部分地区划给了他的次子阔端作为封地。阔端坐镇凉州,称为西凉王。1235年蒙古兵分三路大举进攻南宋,西路军由阔端统领,进攻陇、蜀。蒙古军占领了吐蕃东北面的凤翔路、临洮路,东面的利州路、潼州府路和成都府路,这样,吐蕃就处于重兵压境的蒙古军包围之中。蒙古人兵临西藏,统一西藏势在必行,而吐蕃则面临或战或降的选择。

  为了统一西藏,公元1239年,阔端派手下大将多达那波率军万人进入乌思藏(今西藏)侦察虚实,蒙古军队势如破竹,兵锋直至藏北热振寺,震惊整个吐蕃。此后,多达那波没有再与吐蕃当地武装发生冲突,而是致力于搜集吐蕃各方面的情报资料。多达那波了解到西藏各地僧俗势力称雄割据、实力地位不等的情况后,向阔端上了一道《请示迎谁为宜的详禀》。里面写道:“在边野的藏区,僧迦团体以甘丹派为大;善顾情面以达隆法王为智;荣誉德望以枳空敬安大师为尊;通晓佛法以萨迦班智达为精。”“萨迦班智达学富五明,具大法力,王如其请,遣使迎之。”这封书信,其实就是多达那波给阔端的建议。建议阔端选择萨班作为蒙古统治西藏的代理人。最后,阔端采纳了多达那波的建议,决定派“金字使者”迎请实力雄厚的萨迦派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简称“萨班”)赴凉州,共商西藏归顺大计,力图以和平方式和政治手段实现蒙古对西藏的统治。

  公元1244年,阔端正式派多达那波等专程赴藏“邀请”萨班,并给萨班写了一封邀请函。邀请函措辞霸气,软硬兼施,一方面说“若不前往,大军压境”,另一方面说“汝如何利益众身”,“尽快前来,吾将令汝统领四方僧众。”在恐吓和拉拢之余,阔端为显示诚意和友好,还馈赠礼品。

  就这样,是否前去凉州进行会谈的抉择落在了萨班的身上。

  

  三

  

  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 (1182年—1251年),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代祖师,元代藏族著名政治家、宗教领袖、学者,是著名的“萨迦五祖”之一。“班智达”,意为“大学者”,萨班意即萨迦派的大学者,他是西藏地方藏传佛教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人。萨班幼年从伯父受“沙弥戒”,9岁开始为人讲经说法,25岁从释迦室利受比丘戒,取法名“贡噶坚赞”。由于学识渊博,通晓“五明”,萨班很快成为享誉西藏地方乃至印度佛教界的大学者。

  西藏地区自吐蕃王朝崩溃后,经历了四百年的分裂局面,《宋史·吐蕃传》载:“族种分散,大者数千家,小者百十家,无复统一矣”。吐蕃政权林立、军阀混战,人民生活水深火热。11世纪中叶,西藏的封建经济得到了较大发展,封建领主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也日益激烈。依附于不同领主集团的佛教势力,也形成了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等众多教派,这些教派大都根据社会政治需要,“设道布教、各化一方”,“各标一胜、各树一帜”。各地方势力之间不断发动战争,各教派领袖也乘机参与军政,排斥异己,更加深了分裂和战乱,使藏族人民深受其害。渴望和平统一,要求能过“太平安宁的生活”已成为广大藏区人民的共同愿望。

  萨班在接到阔端送来的邀请函后,审时度势,权衡利害,为了西藏地方百姓的安危,不顾自己年事已高,毅然决定亲往凉州去见阔端。萨班先是在拉萨等地,进行了一系列复杂而艰苦的政治协调活动。因为萨班明白,只有充分的说服、协调好地方实力派、各个教派的意见,处理好萨迦派与各大教派的利益调整,让各方面达成一致认识后才能赴凉州参加会谈,否则会影响会谈的结果,进而影响西藏的前途和命运。

  在广泛征求意见后,公元1244年,已63岁的萨班带着两个年幼的侄子八思巴和恰那多吉,从萨迦寺动身前往凉州。

  可见,萨班代表西藏地方赴凉州参加会谈,也是西藏方面迫于形势,为在困境中求得生存与发展而作出的选择。

  

  四

  

  一路上,萨班边走边从事传教活动,讲经说法。例如来到甘肃天祝极乐寺后,对该寺进行了扩建。萨班历经两年长途跋涉,于公元1246年8月到达凉州。当时,阔端王子正在蒙古和林参加贵由汗的即位典礼,双方未能立即见面。萨班趁这段时间在凉州广设经场,弘传佛法,又给各族信众施药治病,被凉州百姓视为“圣僧”“神人”,这为他与阔端会谈创造了良好气氛。

  公元1247年正月,阔端回到凉州,立即与萨班举行了具有深远历史影响的会谈,后世称为“凉州会谈”。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奠定了西藏正式归属中央政府直接管辖的基础。双方经过协商,共同议定吐蕃各地归附蒙古。随后,萨班给西藏各地方政教首领写了一封公开信,即著名的《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萨班在信中说,西藏已成为蒙古属地,阔端大王已委派萨迦和其他金字使者对西藏进行共同治理,信中还把蒙古为西藏规定的各项制度,包括委派官员、缴纳贡赋等,都作了说明。

  《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是一份关系西藏后来生存发展的告白书,是一份使西藏人民免受兵戈之苦的重要文献,著名的藏文史籍《萨迦世系史》对它作了完整记录。

  西藏地方各政教势力表示接受萨班与阔端达成的条件,和平的曙光终于降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这次会谈决定了西藏的前途和命运,会谈的成功使西藏避免了战争的破坏,西藏社会、经济、文化得以持续的发展。此后,蒙古统治者开始在西藏统计户口,设置驿站。元朝建立后,对西藏地区行使行政管理权,在这一地区设立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由宣政院直接统辖,掌管西藏的军民各项事务。朝廷还在当地设置地方机构,任命官员征收赋税,屯驻军队,实行充分和有效的管理,从此,西藏正式成为中央直接管辖下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

  “凉州会谈”揭开了西藏历史发展新的一页,为西藏归属中央政府行政管辖奠定了基础。

  

  五

 

  阔端对萨班的远见卓识和顾全大局的举动十分钦佩,对他优礼相待,尊崇有加。在阔端的大力支持下,萨班精心策划,在凉州城周围改建、扩建了四座佛教寺院,也就是“凉州四部寺”,即东部幻化寺、西部莲花寺、南部金塔寺、北部海藏寺。其中东部幻化寺规模最大,是元代时凉州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号称“凉州佛城”,它是萨班在凉州期间讲经布道和驻锡之所,成为蒙古王室、各族官员和僧众听经礼佛的圣地。

  萨班在东部幻化寺驻锡5年多时间,于1251年藏历十一月十四日凌晨,安然圆寂,享年70岁。阔端为这位大师的圆寂深表痛惜,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悼祭活动。据史料记载,阔端用紫白檀木火化了他的真身,并在寺院内建起了一座灵骨白塔,将萨班的金身灵骨装于大塔之内。灵骨白塔是一种藏式喇嘛塔,是纪念和缅怀萨班的象征。灵骨白塔建成后,由萨迦第五代祖师八思巴(后成为元朝国师)亲自作了开光安神仪式。此后,东部幻化寺便改称为白塔寺,八思巴继承了萨班的衣钵,继续主持该寺。

  白塔寺饱经历史沧桑,在走过了元代的辉煌期之后,到元末不幸毁于兵祸。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和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又前后两次重修,但其规模已大不如前。1927年,凉州发生7.5级大地震,白塔寺又遭到了一次更大程度的破坏。寺院断瓦残垣,一片狼藉,绝大部分建筑被震毁,留下来的只有倒塌后的8米高的灵骨塔基座和几块石碑, 一块是明宣德五年立的《重修凉州白塔志》碑,一块是宣德六年立的《建塔记》石碑,还有一块是清康熙二十一年立的《重修白塔碑记》石碑。

  

  六

  

  2000年,白塔寺修复工程开始启动,经过4年的基础建设,到2004年,一期工程竣工。埋葬萨班灵骨的白塔遗址已得到了妥善保护,在萨班灵骨塔塔基四周,分别修建了高约19米的萨迦四祖的佛塔,其余小塔围拱周围,其中5米塔共有5座,7米、9米、11米塔各30座,形成了一片白塔塔林。这些塔以十字折角形分布,高低错落,排列有序,在院内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宗教文化景观,使白塔寺显得格外肃穆庄重,蔚为壮观。此外还修建了“凉州会谈”纪念馆等建筑物。

  2001年,武威白塔寺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白塔寺被命名为甘肃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7年武威白塔寺又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如今,修缮一新的白塔寺成了西藏正式归属中央政府管辖的一个历史见证地,不断向一批批游客讲述着770多年前的那段历史故事。

  凉州会谈的成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西藏与祖国关系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国家和平统一,各民族友好团结,既符合中国社会历史发展总趋势,又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

  “凉州会谈”被编入高中历史教科书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市区有关部门也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和努力。从传播学的角度看,教科书是历史文化的重要传播载体,课堂上历史教师的宣导和考试时的背记,往往可以使学生对某一个历史遗址、某一历史事件终生难忘。这对宣传武威,建设文化旅游名市将起到重要作用。

  (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上一篇:凉州美食中的哲学
下一篇:最后一页
民族民俗文化频道 本月排行

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凉州会谈”

  • 今年8月,凉州会谈被编入普通高中教科书2019年秋高一历史(必修)课本(上册),这对于广泛宣传凉州...

凉州美食中的哲学

  • 凉州美食中的哲学(上) 庚子春节,抗疫时期,网上流传西瓜视频以凉州方言播放的凉州美食,不知...

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 武威自古为战略要塞,边防重地,千百年来,在这片热土上,涌现出了一大批智勇双全的本土将领,他们驰骋...

一位粟特人的自述:那些隐藏在我石椁...

  • 一位粟特人的自述:那些隐藏在我石椁背后的故事

丹麦朋友为铜奔马命名

  • 1982年4月,武威县文物管理委员会,收到丹麦赛马协会主席金斯·伊伏生先生的一封来信。
关注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主办: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