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非遗文化 > 非遗纵览 >

寻访被遗忘的凉州贤孝艺人

发布时间:2018-10-06      点击率:
作者:赵大泰      
      
     凉州贤孝是武威地区独有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2006年5月20日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凉州贤孝的国家级传承人有一位:冯兰芳(女),甘肃省省级传承人有四位:王月、臧尚德、王雷忠、董永虎。
  多年来,众多的新闻媒体,大学生团队等对这些凉州贤孝艺人进行了许多次的采访报道,产生数量不菲的照片、视频、音频以及文字报道。在舆论场中,往往遵循“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这些知名的艺人,被确定为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人,获得了政府的背书和保护,媒体报道得愈多,慕名来采访的也愈多,形成了良性循环。
  在武威大地上,还有众多的凉州贤孝艺人,默默无闻地生活着,或许在某个角落弹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吟唱着忠臣良将,孝子贤孙的精彩故事。为了让大众了解更全面更真实的凉州贤孝风貌,笔者寻访了数位凉州贤孝艺人,他们游离于媒体之外,几乎被人们所遗忘。
 
       一  凉州有个俞林山
  2018年8月14日,笔者在凉州区双城镇土塔养老院拜访了凉州贤孝艺人俞林山、王虎堂。
  俞林山,1949解放那年出生,凉州区双城镇宏庄村一组人。10岁的时候患麻疹,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差而失明。16岁的时候,其老父亲将王月请到家中拜王月为师,当时签订了7个月的学艺合同,约定每月需向师父缴纳35斤麦子,7元钱的学费。之后便随师父王月一边流浪卖唱,一边学艺。三个月后,因为付不起小麦及学费提早出师。
提早出师后,俞林山一边卖唱谋生,一边自学提高技艺。学习的方式,一是自己摸索,二是和其他艺人互相切磋交流,三是找到唱本,由自己一个识字的叔叔交给自己唱词来学习。由于音乐方面已经入门,所以记住唱词就可以唱出来。
  从师承关系来说,王月授徒俞林山,董永虎等,而王月的师父是甘祯。甘祯与著名艺人张天茂是同门,二人师父是李元东。说起来,张天茂是王月的师叔,俞林山和董永虎的师爷。俞林山说,自己曾经和张天茂等人在文化广场卖唱,切磋交流过。
俞林山到过天祝,古浪,民勤,永昌,内蒙北套,陕西等地去卖唱,当时是哪里收成好,就去哪里卖唱,这样可以多要到粮食。
  俞林山有两个弟弟,两个弟弟成家后,赶上养老院设立,就搬出来住到了养老院。俞林山也有妹妹。弟弟妹妹的孩子,其中两个女孩倒是对贤孝有点兴趣,一个侄女借走了他的二胡,一个侄女借走了他的一本《鹦鸽盗桃》的唱本。
  俞林山曾收过一个徒弟,是双城镇小果元村的盲人,但已经因病去世了。这个徒弟比较懵(不太机灵),学了一年才出师。
  俞林山住进土塔养老院已经11年了。自从住进养老院,不愁吃穿了,所以就把手艺放下了。这几年,在养老院里为了自娱自乐以及院内娱乐活动,又购买了三弦,二胡,开始弹唱。
  出师后,俞林山和师父王月已经20多年没见面了,主要因为眼睛看不见没人带路找不到师父的家。前两年,王月知道他在养老院,带着张掖的几个老师来找过他,那些人来了三四次,有一次还带了礼物给他。
  俞林山自述,前两年曾被政府部门的人邀请参加过贤孝表演,但限时10分钟,感觉唱不上个啥不想去,后来在别人再三请求下去了,到最终也没啥结果。
  俞林山总是把自己从事的行当叫“说书”,而不是平常人所说的“唱曲儿”。他目前能唱的曲目有《李三娘碾磨》《白玉龙挂画》《王进宝借当》《候梅英反朝》《金镯玉环记》《花灯记》《李建征东》《五女兴唐传》(也叫《刀马传)《贱贫记》(即《三姐拜寿》)《母连生救母》等。俞林山说,他还会唱《雷公子浪会》(也叫《汗巾记》),在北乡贤孝艺人中是唯一一个。 他会唱的小曲有《十劝人》《小哥哥劝妹子》《孝双亲》等。
  这些曲目中,有的是师父教授的,有的是自己学习的,如《五女兴唐传》《金镯玉环记》等。 俞林山说《五女兴唐传》,也叫《刀马传》,故事线索繁杂,一般人学不会。
  俞林山说师父王月是个能人,师父在城北乡收的老一代盲人徒弟就剩下自己了,其他的都离世了。对于师父王月的弹唱技艺,他说许多人评价王月弹三弦,就像在“炒炒麦子”,比较急促。
  和俞林山一起生活在养老院的还有一位贤孝艺人,名叫王虎堂,属牛,今年45岁了,是四坝镇前庄村五组人。他的师父是刘吉成,刘吉成是王月的徒弟,已经去世了。 这样,俞林山是王虎堂的师叔,叔侄二人经常在养老院里弹唱,其他老人旁听,倒也其乐融融。
  应笔者的要求,王虎堂弹唱了《采花》《十二鼓花》《珍珠倒卷帘》三个小曲,还演唱了《李建征东》选段。 俞林山老人则演唱了《李三娘碾磨》选段,《包老爷三下阴曹》选段等曲目。
  直至下午五点多钟,老人们要吃晚饭了,笔者才离开养老院。临走时,俞林山老人问啥时候再来,笔者只能说再看吧,不一定。
 
      二  专访凉州贤孝艺人李大茂
  2018年9月26日下午,路过一家宾馆,看到凉州贤孝艺人李大茂在路边卖唱,便萌生了采访的念头,和老人聊了几句,约好采访的事情,回家拿上摄像机,回到路边就开始了正式的采访和拍摄。
  李大茂介绍,他会唱的小调小曲有《王哥放羊》《十里亭》《珍珠倒卷帘》《哥哥劝妹子》《张良卖布》《李元贵卖水》《书生放午学》《十八扇子》等,会唱的凉州贤孝有《五女兴唐传》《包爷三下阴曹》《白马记》(也叫《熊子贵休妻》)《金镯玉环记》《郭巨埋儿》《扒肝孝母》《丁郎刻母》《孝子贤孙》(即《杨小娃拉柳扒》)等。
  应笔者的要求,李大茂在二胡的伴奏下,唱了一曲小调《十里亭》、凉州贤孝《金镯玉环记》选段,最后又拉了一阵二胡,演示器乐技艺。
对于三段表演,笔者进行了拍摄记录。
  据李大茂自述,他出生于1946年,今年已经72岁了。他出生于凉州区大柳镇乔坡村(音)四组,在七八岁的时候患了麻疹,毒素聚集于眼睛,因为医疗条件落后而导致双目失明。十八岁的时候,父母为了他的生计,决定让他学习“瞎弦”。当时他的父亲赶着驴车,到张义堡请来了盲艺人史有福(音)传艺。史师傅每次教授两三个月,每次教授一个唱本,如《五女兴唐传》等,要求徒弟记熟每一句唱词。每次传艺,李家都要用钱和粮食给史师傅支付酬劳。李大茂还有一个姓“明”(音)的干爹,教授他三弦和二胡的技艺。就这样,李大茂断断续续学艺两年。史师傅早已经去世,听说史师傅还收过一个姓高的徒弟,在黄羊镇,但李大茂与他也没什么联系。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李大茂被生产队安排作饲养员,照料生产队的牲畜达10年之久。当时,饲养员挣的工分还比较高,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行当,普通农民一般挣八工分,饲养员可以挣十二个工分。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实行了家庭承包制,李大茂因为无法种田,便以卖唱为生。在老家,李大茂有一个弟弟。近年来,李大茂不愿意住在乡里的养老院,一直在城区卖唱,据他说在城区卖唱已经30多年了。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李大茂曾经收过两个徒弟,学了一阵就不学了,再无联系。李大茂是五保户,每个月可以领到政府发放的350多元补助金。三十多年来,李大茂租住在城区的平房里,在原东关农贸市场,文化市场等处卖唱。目前,李大茂租住在雨亭巷的一间平房里,房租每月为200元。李大茂每天卖唱的收入大约有20多元,平时自己在出租屋里做饭吃,倒也可以勉强维持生计。
  在笔者采访的过程中,路过的人有驻足围观的,偶尔也有好心人在李大茂面前的铁罐里投入一元或者几角的零钱。后来,宾馆的工作人员出来,说客人投诉二胡以及歌唱的声音打扰休息,采访就只能结束了。李大茂挪了个地方,继续他的卖唱。而笔者回到家里,开始用文字记录凉州贤孝艺人的生活经历。
非遗纵览频道 本月排行

凉州贤孝《郭巨埋儿》考证与赏析

  • 《郭巨埋儿》的故事,文献记载历史非常悠久。在凉州贤孝中,《郭巨埋儿》是一部重要的作品,位列凉州贤...

凉州贤孝《丁兰刻母》考证与赏析

  • 《丁兰刻母》也叫作《丁郎刻母》或《丁兰刻木》,是凉州贤孝曲目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在凉州贤孝的“...

凉州贤孝《孟姜女哭长城》考证与赏析

  • 凉州贤孝《孟姜女哭长城》考证与赏析

七十年来张澍金石学研究回顾

  • 七十年来张澍金石学研究回顾

凉州贤孝《二郎神劈山救母》考证与赏析

  • 《二郎神劈山救母》是一部神话类的作品。与凡人一样,在神仙的世界中同样有孝子的故事,二郎神劈山救母...
关注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主办: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