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长廊 > 文学驿站 >

“喜迎二十大 • 讴歌新时代——我们的文化生活”征文之四——书架与日记

发布时间:2022-09-02      点击率:
       雨果说:“耳朵不能到达的地方,眼睛可以抵达,眼睛不能到达的地方,精神可以抵达”。书架上所摆列着的,是人精神上的储粮,是随时滋养、补充元气的牛奶和面包。有了书架,狭小的人生似乎有了一扇透光透亮的天窗。那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闲暇时,我常常会向着书架巴望一阵;或者随意抽出一本捧在手里,即使胡乱翻翻,也俨然像是和一个能掏心窝的朋友握手言好,其味无穷。书架上多是已经翻阅过无数次的旧书,如老友,其气血、脾气、格局、颜值,早已了然。偶有新书上架,也犹如家里来了新客,那全然不同的气息,会让人瞬间着迷。

       但是,曾经在幼年一个很漫长的岁月里,我的潜意识里竟不知书架为何物。
那时候,书籍奇缺,时任生产队队长的父亲,只好将一些看图识字、字典,以及少量的连环画,找来当做我们的读物。由于少,也没想着归整,阅后自然是胡乱一扔。后不幸辍学,书源依然匮乏,便将找寻起来稍微容易点的政治类书籍,拿来充数。虽不求甚解,但对领袖们缜密、雄辩的文风也略有领教。譬如,毛泽东的《论中国各阶级的分析》,斯大林的《论反对派》,列宁的《怎么办》,都曾被我用心翻看,因此也有了书瘾,小小年纪便开始对白纸黑字心生敬畏,无理由的崇拜各种人,也迷信书中的各类物事。

       但是,像样的书架依然没有。我曾经不止一次听闻过古今中外的大家名士坐拥书城、博览群书的美事,在我则始终如天方夜谭。

       直到后来,通过七凑八凑,有了几本心仪的书后,才开始将家里一杂物柜的一小扇门用锁子锁起来,当作了人生第一个书架。怕别人借、怕偷、怕遗失,就是当时的心理。

       锁起来的书籍,数量慢慢增多,有诗文、笑话、药典、野史、致富秘笈;正版、盗版都有,鱼龙混杂。每每在忙碌之余,我就会沉浸在那些书中,默默地获取着知识和快乐,汲取着力量和勇气。

       是的,读书能使人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能降低人堕落的几率,能使人长期拥有一种思考的状态,甚至也能使生活优雅,人生丰富。

       人到中年,物质生活略有改观,也终于有了自已的书架,书架上也摆上了自已的拙作。当看着那些浅陋的文字,被有模有样的跟诸多名著摆在一起,羞愧之余,也生出一些得意和欣慰,想想自已最初的钟情于书,也算是有所值了。

       王阳明曾经说,读书如进食,贵在消化,多食不化,于身体则百害而无一利。读书有年,竟然没有读成呆子,实属大幸。唯有一点遗憾,那就是书,还是读得少了。                   
       记日记的习惯,很早就有了。数十年里,拉拉杂杂,记了不少。

       最早的日记,时间大概是在1985年前后,年龄也就十八九岁吧,因家境突变辍学已五年了,由于年龄小,尚无油、盐、酱、醋、茶可烦恼,只是充斥着大量的名言和警句,颇有些心气,也不满现状,可见当时试图从困境中突围出去的心情是何等强烈。

       后岁月渐长,衣食住行已成刚需,于是乎整天忙碌如蚁,日记里的豪言壮语也就逐日递减,取而代之的成了更实际的日常盘算。

       那字迹潦草的一本本日记,成了“存凌云志,过小日子”的最真实记录。

       如歌的岁月,便在一种缓慢、拖拉的节奏里,悄然流逝。直到有一天突然间发现,两鬓已白,心智已老,曾经的少年情怀,便显得是那样的可爱无比。于是闲暇之余,便不时将那一些字迹潦草、内容琐碎的文字拿来随意翻阅,从而指引我回首老路,忆苦思甜。

       (作者:董坤山
文学驿站频道 本月排行

武威鸠摩罗什寺奇观

  • 鸠摩罗什寺位于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北大街大什字北侧,始建于东晋后凉时期,是中国佛经大翻译家鸠摩罗什进...

鸠摩罗什的法种与舌头

  • 这是寒冬的凉州古城的深夜,一年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夜,我去膜拜一位大师的舌头,鸠摩罗什的舌头。

白塔寺 ——武威五记之四

  • 有近年恢复重建的白塔寺。因有一百座藏式白塔,也叫做百塔寺。地在武威郊外四十里。在埋骨于此的来自西...

“喜迎二十大 • 讴歌新时代——我...

  • 我喜欢用文字感受心情,世间美好的情感,珍贵的回忆,语言表达出的只是一时的美好,文字记录的却是一世...

凉州记事

  • 从前对凉州不甚了解,以至在读毛泽东《体育之研究》时看到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烈士武臣多出凉州的句子...
关注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主办: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