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长廊 > 文学驿站 >

凉州记事

从前对凉州不甚了解,以至在读毛泽东《体育之研究》时看到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烈士武臣多出凉州的句子时竟大惑不解。

来源:|02019-06-04
与“铜奔马”的不解之缘

与“铜奔马”的不解之缘

作为中国旅游的标志,铜奔马早已名扬中外。入选2019年度《国家宝藏》特展,让铜奔马再次“红”了起来。

来源:|02019-03-15

梦在绿洲

凉州,南望巍巍祁连山,东连茫茫腾格里沙漠。万里长城在这里执拗地蜿蜒,时光虽把它啃噬得残缺,但那砸进古人千钧力量的黏土之墙仍如铁石抵挡着无情的风沙。

来源:人民日报|02019-01-11
凉州葡萄诗酒赋

凉州葡萄诗酒赋

诗酒文化,随国兴而畅,逢时盛则醇,运败则滞,代衰则敝。一壶美酒,浓缩五凉古都之浩繁历史;千首觞咏,荡漾西部民族之兴衰时运。

来源:|02018-11-21
凉州曲

凉州曲

今日的武威即古凉州,史称姑臧。现在的“凉州”只是武威一个区的名字,而我,更愿称武威为凉州。凉州于我有道不清的缘。

来源:|12018-09-03

鸠摩罗什的法种与舌头

这是寒冬的凉州古城的深夜,一年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夜,我去膜拜一位大师的舌头,鸠摩罗什的舌头。

来源:|02018-09-03

凉州深处的行走

凉州在黑暗中沉溺,许多人的睡眠在王朝、诗歌、纸巾和尘埃之间。车站广场的三匹铜奔马、花坛、大批停靠的车辆——背后的稀疏灯光,再之后的黑暗仍旧浓重。

来源:|02018-09-03

乌鞘岭 ——武威记之一

下午准备从兰州出发时,就想过乌鞘岭时,要在黄昏时站在那脉山梁的高处,劲风振衣,极目西望,满目苍茫。从山水的苍老看到历史的苍老。

来源:|02018-09-03

武威,武威 ——武威记之二

一个地名,在史籍中,在地理书上,在诗句间,在想像里,反复出现,自然就会带上咏叹的调子。

来源:|02018-09-03

鸠摩罗什,或鸠摩罗什塔 ——武威记之三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但当地朋友说,那个不算,不如武威城中这一是中国现存四大文庙之一。

来源:|02018-09-03
文学驿站频道 本月排行

鸠摩罗什的法种与舌头

  •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

乌鞘岭 ——武威记之一

  •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

鸠摩罗什,或鸠摩罗什塔 ——武威记之三

  •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

凉州深处的行走

  •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

凉州曲

  • 武威,这座要以武扬威于异域而得名的城市里,有一座幸存的文庙。这样的文庙,我在云南建水也见过一座。...
关注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主办: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