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非遗文化 > 非遗纵览 >

凉州贤孝《路不平害娘》故事梗概

发布时间:2019-07-05      点击率:
  作者注:
  凉州贤孝《路不平害娘》,由凉州贤孝传承人王雷忠先生弹唱,凉州贤孝博览馆赵大泰先生根据弹唱录像,整理出唱词。
  词曰:一河的石头一河的沙,沙笑石头压不住沙。等到一日洪水发,留住石头留不住沙。 
 
  话说明朝年间,华儿山下有个路家庄,庄上有户人家,主人叫做路爱青。路爱青为人厚道,但家境贫寒。夫人陶氏也是一位贤妻,
 
  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后来,陶夫人十月怀胎,生下一个男孩。
 
  说来不幸,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路爱青突然得了一场大病,求医问药就是不见效。眼见病势越来越重,这日,陶夫人抱着孩子来到病床旁。路爱青轻轻的握住贤妻的手,道,夫人啊,我现在病入膏肓,命悬一丝。我的孩子才三个月整,丢下他实在太可怜。我有些话要对你讲,你可牢牢的记心上。我死后,你千万不要另外嫁人,你就负责把孩子抓养成人。
 
  说完,一口气上不来,指着孩子,闭眼去世了。
 
  路爱青去世后,陶夫人伤心欲绝。左邻右舍进来,安慰陶夫人。看到陶夫人家里贫困,邻居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买了口棺椁,安葬了路爱青。
 
  路爱青去世后,陶氏含辛茹苦地抚养孩子。孤儿寡母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到了春天,陶氏背着孩子到大户人家播种;到了夏天,给有钱人家薅苗拔草,浇灌引水;到了秋天,就给有钱人家收米割谷;到了冬天,就给人家做鞋洗衣,缝缝补补补。
 
  晚上夜长,陶氏思来想去,睡不着,双泪直流,想起丈夫路爱青,丈夫啊,你就这样走了,可知道我们孤儿寡母受罪?要是孩子长大孝敬倒也罢了,要是不孝敬,可真把我的心伤透。又想到,人活在世上怎么这么难,这么苦。想到这儿,迷迷糊糊睡着了。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陶氏把孩子抓养到了七岁。这一年,陶氏把孩子送去南学里读书,老师给孩子起名叫路不平。
 
  但是路不平天生不是学习的料,早上读书,下午就忘记,老师让他读三字经,他却念的是百家姓。到八岁时,他更加顽劣,调皮捣蛋,打架斗殴,老师没办法,就把路不平送给他的母亲。
 
  陶氏无奈,只好让九岁的路不平在财主家放牛。
 
  转眼四年过去了,路不平也长到十三岁了。那年,华儿山下连续三年遭遇天灾。第一年庄稼让冰雹打掉了,第二年的庄稼就叫蝗虫吃掉了,第三年的庄稼遭遇旱灾,颗粒无收。
 
  三年庄稼没收成,华儿山下人饿死很多,粮价飞涨,人们纷纷背儿挈女去逃荒。
 
  却说路不平十六岁的时候,陶氏陆续攒下五贯铜钱,打发了个媒人给路不平定亲。最后和姚家的姑娘姚翠萍成了婚。
 
  结婚后,路不平迷恋妻子,一天到晚不出门。姚翠萍在丈夫跟前说婆婆陶氏的坏话,说婆婆不出去挣钱,害得我们饿肚子。
 
  姚翠萍劝说丈夫路不平到西北五州城做些小生意。路不平说,贤妻啊,我们上五州城讨生活,母亲谁来照管?姚翠萍说,我们把妈妈带到深山里,绑到松树上喂老鹰。路不平拗不过媳妇,就听了媳妇的坏主意。
 
  路不平来到了上房,劝说母亲到西北五州城过日子。老夫人说,孩子,今年我们华儿山下的庄稼好了,我们再受点苦受点累,也能过日子呀。
 
  但是路不平坚持要去五州城。经不住路不平再三劝说,陶氏只好答应离开家乡,到西北五州城去。
 
  陶氏把零碎的东西收拾一下,路不平两口子也打好铺盖行李,就这样上了路。陶氏离开这个地方,心里有点难过,就抓了一把黄土带上。家里还有养下的一条小黄狗,小黄狗紧紧跟随老奶奶,老奶奶想把小黄狗赶走,但小黄狗舍不得主人,只好作罢。
 
  路不平两口子挑上担子,在前面走,老夫人紧跟在后,一家人到了深山老林。老夫人行走不方便,姚翠萍说道:丈夫啊,你看这片松林,就是好地方。你妈妈老了,行动不方便,就是个拖累。现在就把你的妈妈绑到松树上,饿死了喂老鹰。
 
  路不平说道,贤妻啊,妈妈抓养我不容易,我实在不忍心呀,我们把妈妈带上到五州城吧。
 
  姚翠萍一听,眼睛一瞪,骂道,鬼塌头,你如果把你的妈妈带到五洲,我们各走各路。
 
  路不平一听,急忙说道:好,一切听娘子的。
 
  路不平来到了母亲面前,说道,妈,今天下午要刮十二级台风,我害怕你让大风刮走,只好先把你绑到松树上,明天我们再上五州城。说完,就拿了一根绳子,把母亲绑到了松树上。
 
  捆好母亲,路不平两口子坐到了那个草滩上,喝水吃干粮。老奶奶手脚发麻,喊道,路不平,你们只顾吃喝,为什么活活的把我绑到松树上?
 
  路不平一听,说,妈,我实话给你说吧,你就是我们的拖累,我把你绑到松树上,让你饿死了喂老鹰,我们两口子好轻轻松松上西北的五州城。
 
  老夫人一听,两泪汪汪,哭道,娃娃,你这是在造罪惹孽,我抓养你容易吗?你爹死后,我守节不改嫁,把你养大。父母的恩情比天大,你怎么不报答养育之恩呀?
 
  路不平听了,反倒来气了,大声骂道,你把我生下,为什么不去另嫁人?如果改嫁,现在我也有个依靠。我不管你了,你就在这里等死吧,我走我的五州城。
 
  说完,小两口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路母又冷又饿又怕,思念去世的丈夫,不禁失声哭道,夫君啊,你看见了吗?我怎么就养下了这么一个忤逆种呀?
 
  深夜,狼虫虎豹在深山老林里不断出没,只见那条小黄狗忠心耿耿,忽而前,忽而后,竭力保护着主人。老夫人看见,心想,我的儿子都不如这条狗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后山有个潘家庄,庄上有一个好人,名叫潘仁,媳妇叫白秀英,夫妻膝下尚无儿女。潘仁父母都已去世,潘仁每天就上山打柴为生。
 
  潘仁自幼习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这天早晨,潘仁照常早起,媳妇子给他准备了馒头和炒面。潘仁带好东西,一大早就上山打柴。
 
  潘仁在山上干了一会儿,由于起的实在太早,有点头晕脑胀,就放下扁担,丢下斧子,在山林里睡着了。
 
  却说那只小黄狗,听着林子里有动静,它来到潘仁身边,东闻西嗅,闻着炒面和馒头的味道了。小黄狗伸嘴把干粮袋子叼住,一溜风跑了。
 
  潘仁吓醒来一看,原来是小狗把干粮袋子叼走了。他一骨碌爬起来,拿了扁担,向前追去。
 
  小黄狗来到了主人的面前,把馍馍叼到嘴里,两个前爪子搭到老奶奶的身上,给老奶奶喂食物。
 
  老奶奶正饿的急,看到眼前的馒头,就一口一口吃起来,心上越发难过,眼泪掉在馒头上,唉,我的儿子不如这条狗啊。
 
  话说潘仁紧追不舍,来到近前,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禁大吃一惊,什么人坏了天良,把这个老奶奶绑到树上。潘仁大喝一声,老奶奶,这个狗是你家养下的吗?
 
  老奶奶一看是个大汉,身高九尺开外,虎背熊腰,杀气腾腾,就说道,好人啊,这个狗就是我家养下的。可能是我的小黄狗偷了你家的馒头,你就打狗看主人,打狗看主人吧。
 
  潘仁一听,问道,老奶奶,我且问你,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把你绑到这个松树上的?
 
  老奶奶一听,又流泪说,是我的亲生儿子把我绑下的。说着,就把情况断断续续说了一遍。
 
  潘仁一听大怒,说,你这个儿子真是禽兽不如,我要是抓住你的儿子,我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潘仁上前,把老奶奶身上的绳子解开,扶住老奶奶坐到平地上。
 
  潘仁扑通跪到在地,说,老奶奶,我的爹爹妈妈死得早,我没有敬孝,你把我认上个干儿子,你到我家生活。你如果不叫我一声儿子,我就跪死到你的面前不起身。
 
  老奶奶看到潘仁憨大心实有孝心,心动了,便说,儿啊,起来吧,我跟你走。
 
  于是,潘仁背起老奶奶,领着小黄狗回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潘仁把老奶奶放到山坡上,说,妈妈,你在这个山坡上等一等,我去和我的媳妇子白秀英商量商量。老奶奶说,去吧,我等着。
 
  潘仁来到家里,说道,贤妻啊,我给你告诉个好消息,我和你结婚的时候,其实我妈妈没有死。我害怕里家穷,娶不上媳妇,就把妈妈送到舅舅家里。我今天去舅舅家,把我的妈妈接回来了。
 
  白秀英一听,急忙说,夫君啊,孝敬父母好处多,赶紧把婆婆请回家。两口子高高兴兴就起了身,来到山坡上,白秀英妈妈长妈妈短,把老奶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白秀英把老奶奶接到家里,精心伺候。
 
  说来也怪,自从老奶奶来到潘家,潘仁砍柴卖柴的生意一下好起来了。以前一天最多卖上两担柴,现在能卖七、八担,家里也有了余粮、余钱了。家中突然财源茂盛,潘仁和妻子都不敢相信。潘仁上山打柴,心里高兴,一边打柴,一边在在山顶上唱《八扇围屏》小曲。
 
  天上的三大财神看在眼里,决定变化成三个道人,到潘仁家化缘,考验潘仁一家。三大财神来到潘家庄,到了潘仁家。见了老奶奶和白秀英,问道,女善人,能不能讨要点米面?婆媳将三斗三升老米全部施舍给他们,还施舍了一口锅,三个碗。三大财神考验完毕,说道,女善人,你们看后面,又来了三个化缘的小道长。
 
  婆媳往后一看,三大财神施展法术,把三斗老米变成了三斗黄米金子,锅碗也变成了金锅金碗,然后化作清风不见了,
 
  不久,潘仁喜上加喜,因为白秀英有了身孕。
 
  潘仁家财万贯,就重新盖起了新房子。后来,潘仁的妻子生下了两个男孩,十分健康聪明。一家人生活富裕,家庭幸福,两个孩子到了七岁整,送到南学读书。
 
  再说那个害娘的路不平。路不平把母亲活活绑到松树上,两口子向西北五州城走去。这天,他们迷了路,钻到了深山中。山路越走越窄,两口子走在半山腰,突然飞出一只老鹰,把姚翠萍蹬到了山底下,路不平吓得没有抓稳,也掉下了悬崖。
 
  掉在悬崖下的姚翠萍,摔得粉身碎骨。路不平一直滚下去,也摔断了脊椎。路不平大声呼救,刚好一位客商路过,把路不平驮到马背上,驮到了他的毡房。客商思想着把这个人救好,可以给他放牛放羊,当个雇工,于是精心救治,总算救了路不平一条小命。
 
  但是,后来客商发现路不平下肢瘫痪,除了吃饭,再没有利用价值,于是,就把路不平托到马上,扔到了五州城的大街上。
 
  路不平在五州城要饭为生,由于下肢瘫痪,受尽叫花子欺负,再加上生活不能自理,浑身发臭,苍蝇蚊虫整天围在身边。开铺子的,开饭馆的,见了路不平,人人嫌弃。他们拿出铁锨,像倒垃圾一样,把路不平扔到远处。时间一长,路不平浑身溃烂,淌脓化血,苍蝇蚊虫肆虐,受尽折磨。
 
  这就叫,善恶到头终有报,地狱无门自来招,恶有恶报,福有福报。
 
  话说东辽国,出来两位大将,唤作金牙银牙,他们起兵犯境,想要夺了明朝的江山。朝廷决定在五州城招兵买马,积囤粮草,准备与东辽国决战。
 
  潘仁正愁一身武艺无处施展,他便毅然投军,手持一百二十斤重的九环大刀,带了十万明兵攻打辽国城,打仗打了七天七夜,杀退了辽兵,杀掉了金牙银牙,平定了辽国城。
 
  接着,潘仁南征北战安天下,东战西杀定太平,因为军功卓著,朝廷封他为两江总督。
 
  潘大人做了两江总督,回到家中,尽享荣华富贵。
 
  俗话说,娘老子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再说路家奶奶,经常偷偷淌眼泪。天天晚上不睡觉,思来想去想自己的儿子路不平。谁知道,我的儿子儿媳在五州城过得怎么样?
 
  潘仁是个孝子,也是个细心人,他白天发现母亲脸色憔悴,在晚上看到母亲偷偷流泪不睡觉,觉得老奶奶肯定有心思。
 
  第二天清早,潘仁询问母亲哪里不舒服。老奶奶一听,说道,儿啊,我有个心愿,现在我们财源茂盛,人缘又好,我思想着,我们怎么能行善积德,施舍穷人?
 
  潘仁接受了老奶奶的建议,在潘家庄,开下一座舍饭场,做慈善事宜。
 
  潘家庄开舍饭场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路不平也听着了,爬着来到了潘家庄。可是连续三天,由于土地神惩罚他,路不平都没有吃上舍饭。
 
  三天后,潘仁下令停止舍饭。
 
  后来,潘仁偷听到母亲经常念叨路不平,路不平,以为是母亲想让他修桥补路,就率领一千多个家兵铺路修桥,造福百姓。
 
  有一天,潘仁正在修路,看到一个人在路上可怜兮兮的,手下人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道,我叫路不平。手下人说给了潘仁,潘仁一听,大怒道,你就是那个禽兽不如的路不平!我正要找你,说罢,看到路中间有个坑,潘仁便把路不平垫到里面修路,这就叫“路不平了潘仁铲”,后来演化成“路不平了旁人铲”。
 
  潘仁因为修路有功,老百姓十里路上挂贤匾,五里路上盖牌坊,
 
  纪念他的功劳。
 
  有诗为证:羊羔吃奶双膝跪,乌鸦能报娘的恩。路不平了潘仁铲,古今都要把人劝。(文/李元辉)
非遗纵览频道 本月排行

凉州贤孝《杨小娃拉柳笆》故事梗概

  • 凉州贤孝《杨小娃拉柳笆》,由凉州贤孝传承人王雷忠先生弹唱,凉州贤孝博览馆赵大泰先生根据弹唱录像,...

凉州“攻鼓子”起源考辨及传人杨门元

  • 攻鼓子舞是汉唐军旅出征乐舞的遗存,又名凉州攻鼓子、武威攻鼓子。2006年9月列入第一批甘肃省非物质文化...

民间故事·苏武传说

  • 明代镇番卫镇抚司李名在他的《苏武铭》中说“白亭留芳名,麟阁表云烟。”是的,尽管薄情寡义的汉宣帝忘...

甘冬儿和杨达尔

  • 甘冬儿和杨达儿是根据发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古浪县大靖民权乡一带的一件真实爱情故事编成的。

凉州攻鼓子与苗庄王的传说

  • 在武威市凉州区,有一种闻名遐迩的鼓舞——凉州攻鼓子。
关注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主办: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